您的位置: 首页>> 石家庄历史文化博览>> 民心河颂歌
 
征地拆迁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6日
 

篇首语

征地、拆迁是引水入市的先期工程。涉及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

拆迁犹如三棱镜,折射出人情百态,美丑善恶。

市委、市政府为民众的根本利益,排除重重困难,顶住各方压力,果断拍板,大胆决策,一往无前。

引水办在征地拆迁中不辞辛劳,披荆斩棘,清障开路。

众多单位和民众识大体、顾大局,舍小家,为大家,无私奉献。

阳光覆盖了阴影,彩虹终为桥梁。

滴水映光辉

征地拆迁是引水入市工程中既艰巨又关键的部分。

一切从大局出发,一切为工程让路。是石家庄市引水入程决策层的原则,也成为省会人民的共识。

按照市委、市政府的指示精神,引水指挥部办公室选调精兵强将,组成征迁处。为引水入市工程清障开路。

这是个浩大的工程。50多公里长的渠道两岸,涉及600余家企业,1200户住宅,拆迁面积达32万平方米。

当时征迁处只有四五人,时间紧,工作量大。这些引水入市的先行者勇敢地扛起了开路先锋的大旗。

他们深知这项工作责任重大,稍有疏忽,就可能引发矛盾,延误工期,以至影响全局。

为了拆迁工作的顺利进行,市政府副秘书长王亚南多次召开协调会,研究具体拆迁方案,协调解决各方矛盾。

引水办副主任阎庆民主抓拆迁工作。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带领这支引水入市工程的“先头部队”,挨门挨户,给拆迁对象做工作、讲政策,争取民众和各个单位的支持。对动迁单位和居民提出的各种问题,合理的立即采纳、落实,不合理的耐心解释,求得理解。工作繁琐而细致。

尽管困难重重,问题如山,在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通过新闻媒体的广泛宣传,民心河的征地拆迁工作,得到了各基层单位的密切配合,得到了绝大多数民众的理解和支持。

指挥部拆迁处工作人员,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忘我工作。终于圆满完成了民心河工程的征地拆迁任务,保障了工程的顺利进行。

在那些日日夜夜里,引水办拆迁处的同志们有烦恼、有委屈,但更多的是为广大市民顾全大局,勇于自我牺牲精神所感动、所激励。

沿途各区、各村庄、企业、事业单位和广大民众,积极配合拆迁工作。为支持工程顺利实施,舍小家、为大家,忍痛割爱,做出了巨大牺牲。

为了给引水入市工程让路,他们拆掉了娶媳妇的新房,致富创收的鸡舍、猪圈;搬走了红红火火的企业、开张不久的商店。

民心河畔每处美景的背后,都有一段感人故事……。

塔 村的冯国,自己投资开了个印塑厂,当得知民心河要经过他的厂院时,主动找到征迁处的同志,诚恳地说:

“土地是国家的,国家要用这个地方,我理所应当让路。我在臭水沟旁,闻了多年的臭味。民心河修成了,我也是受益者。我不管别人拆不拆,我带头先拆。”

于是,他不讲价钱,不提条件,主动把宅院和厂房拆迁到别处。

居民拆迁和单位拆迁各有不同的特点,问题和困难也各不相同。

居民拆迁涉及的是千家万户的个人利益;而单位拆迁却涉及到从业人员安排、设备搬迁安装、财产分配、生产的停顿和恢复、职工收入等许多十分棘手的问题。这些问题并不是一道简单的行政命令或“绝对服从”所能够解决的。它不但牵涉到职工们的切身利益,而且关系着企业的生死存亡,甚至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发展。

但是,绝大多数单位都局部服从了全局,“主动为石家庄的明天慷慨让路”。

人们大都知道,石家庄道桥管理处在引水入市工程建设中是支能打硬仗的队伍,但他们识大体,顾大局,为引水入市工程拆迁让路,付出的巨大牺牲却鲜为人知。

这个处为了发展经济,开展多种经营,投资140万元建立了全市建立了全市规模最大的桥西粮油市场。占地7000平方米、建筑面积5600平方米、可容纳500多个摊位,是他们的重要经济支柱。

1998年春,引水入市工程需要经过这里。这个曾为石家庄的城市建设作出重要贡献的单位,如今为了彻底改变城市环境,让石家庄变得更美好,又带头做出了牺牲。不仅主动拆掉了自己的粮油市场,还同时拆除了同样规模的东明市场,及所属维修工区和工人之家的30余座房屋。损失达800余万元。

开始职工们对拆除自己辛辛苦苦建设、培育的两个市场和职工之家,实在舍不得。但省会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他们忍痛割爱,按时迅速完成了拆迁任务,还在引水入市工程建设中率先垂范。

拆除了红红火火的市场,不仅断了自己的财源,还留下了诸多疑难问题。客户怎么安置? 几万斤粮油如何搬动?

道桥处耐心地做通每个客户的工作,并亲自为他们找市场,帮助搬迁,使他们很快得以正常营业,有的客户为此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桥西饮食公司有职工177人。公司下属四个门店,商业经营面积1500余平方米。尽管企业包袱大、底子薄,但凭借着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全体职工的努力,效益逐年提高,实力不断壮大。仅1992年,全公司利税就达70万元。

在旧城改造和市政设施建设中,公司所属门店相继被拆。适逢市政府规划原石太线绿化带,区委、区政府积极为他们解决困难,将工农路、仓安路两个绿化带口,规划给桥西饮食公司,用于安置待岗职工。

根据市政府秘书长办公室确定的“临建设计、外装修、夜景要高标准及临建可使用3?D?D5年”的会议精神,1996年,他们先后投资93万元在工农路、仓安路口,建成两座装修豪华、设施一流的餐厅,预计投资回收期5年。公司待岗职工全部上岗。

不料引水入市南线工程提前启动,工农路、仓安路餐厅仅经营了一年多就需要无偿拆除。

为保证工程的顺利实施,接到拆迁通知后,他们立即停业,很快处理了善后事宜,提前三天将两个餐厅全部拆除。桥西饮食公司领导说,民心河是造福子孙后代,利国利民的公益工程,我们为大家舍小家值得。

省四建及其四个下属单位,为了给引水工程让路,搬迁职工达百余户,暂时无法提供现成的宿舍,甚至也无法提供过渡房。职工们一时难以安置。他们本着“把难题解决在自己手中”的原则,层层分解任务,及时组织搬迁。职工们顾全大局,自我牺牲,暂时挤在地下室、俱乐部、单身宿舍里。很快腾出了上万平方米面积。

省国防工建,为给引水入市工程按时让路,98年夏天进行突击搬迁。十几吨重的铸件和铸造设备都要装车搬迁,有些设备只能人拉肩扛。

不料天公不作美,瓢泼大雨下个不停,更增加了搬迁的难度。职工们冒雨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搬迁工作。一张张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的脸上,写着他们对民心河工程的支持和理解。

经过公司领导和职工们的昼夜奋战,原定10天的搬迁任务,仅用了一个星期就圆满完成。可他们却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损失了60万元的出口合同。公司党委书记安之波说:“民心河是市政府统一规划的造福于民的大工程,我们企业的局部利益坚决服从于社会的整体利益!”

正是这种大局意识,使征迁处如期地完成了拆迁。

征地拆迁的故事,正如民心河碧水长流一样,说不尽,道不完。其中既有波澜起伏,也有珠光闪烁。

有国有才有家

拆迁工作开始。

最早涉及到的单位是光明企业集团公司。

万事开头难。要使拆迁顺利进行,走好第一步是关键。第一处拆迁一定要亮绿灯,有光彩,为今后的拆迁树立样板。

这是引水办的决策和意愿。

光明企业集团公司,其实是原来的西里村。人民公社时期称为西里大队。

石家庄在不断的发展中,市郊的界限也在不断地延伸。若干个历史上就有的村落因此而变成“都市里的村庄”。耕地逐渐成为工厂、商场等高楼大厦,农村转为城市,大队变成公司,农民成了职工。

1981年,西里大队就这样改为桥西区工农商联合公司。

1984年,更名为“光明实业总公司”。

1994年,成立“光明企业集团公司”。

十几年来,公司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也因此造就了一位荣获“中国改革功勋”奖章的人物?D?D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白冬至。

白冬至素有超前意识和办大事的胸襟。

在引水入市征地拆迁中,光明企业集团公司又带了个好头,树立了标杆。

为建成西清公园,他们搬迁四个企业,合并二个企业,迁移了50余户民房。

白冬至说:

当时领导班子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对上要尽快完成任务,保证工程按时实施,对下又要力争尽量减少损失,做好群众的工作。

当时有的村民发牢骚:

“修公园是为民造福。但也不能大家喝水,一个人肚子疼。”

白冬至说:

“过去修马路,把咱们村的地让给国家了。当时,也是思想不通。几年以后,得到回报了。有了路,企业发展了。因此这个工程不能挡。要考虑大局。不能只考虑个人利益、眼前利益,要说损失,比咱们损失大的还有。”

作为一个在社会享有相当知名度的模范人物,更多的要从国家利益考虑;但作为一个企业集团的带头人,又不能不考虑职工群众的切身利益。

白冬至和集团公司领导班子,经过与职工群众交换意见,反复做思想工作,把国家的利益和群众的利益统一起来,最终圆满完成了拆迁任务。足见其领导艺术,和在群众中的威信。

当年的村长们在社会的发展中,在市场经济的陶冶中成熟了。

没有党的好政策,也没咱们村的今天。这是光明企业集团公司广大职工的共识。

许多企业和职工群众,就是基于这样的认识,积极配合引水办拆迁处的工作,迁移了企业和住宅。

但进行曲中也有不和谐的音符。

这是发生在一个老太太身上的故事。

她家属于搬迁户。经过一番曲曲折折,双方达成协议,搬迁完毕。

这本该松口气了。

没想到节外生枝。

她家的屋旁还有一棵树。按理说,房屋旁的树归各户私有,房屋拆迁了自己处理。在这之前,负责拆迁的人谁也没有想到这棵树。

人们看着她们把东西搬走了。

不久,她又返回来了。

人们各顾自己的事,对她的到来并不在意。

她突然大声嚷起来了。

仔细询问,才知她在嚷她那棵树。

那棵树没了。

由于施工任务紧急,房屋一拆完,施工立即跟上。那棵树被临时处理,拉走了。

这把老太太激努了。俺家的树,怎么随便处理了。不行!得赔俺!

房屋不见了。面前看到的只有刚刚挖开的沟槽。那台挖掘机正在有节奏地紧张地作业。

老太太爬到沟内,瞅准了这个目标,坐到挖掘机前。

“你们得赔俺的树,不赔,俺就不走了。”

挖掘机只好停下来。

施工也停下来。

老太太就是不动。

众人一齐上前劝说。

老太太不听,几乎没有通融的余地:

“不行,给不了我的树,你们不能干活!”

光明企业集团公司基建科的同志闻讯赶来。

“树的事可以协商。你先上来再说,不要耽误干活。”

老太太稳稳当当地坐在地上:

“你下来,站到跟前来说。”

她怕一动,挖掘机就要响起来,施工进行下去,就没人理她的茬。

基建科的人觉得无奈。

“你说,这树没了,怎么赔你?”

老太太说:

“赔俺钱。”

为了不耽误施工,光明企业集团公司在场的几个人给她凑现钱,平息了这场纠纷。

挖掘机又欢快地叫了起来。

光明企业集团公司干部职工的大局意识、前瞻意识、奉献精神,为引水入市的征地拆迁作出了示范性的贡献。

走过去又是一重天

在引水入市拆迁工作中,难度最大的要数桥西蔬菜批发市场的迁移。

这是一次整体拆迁。其间经历了激烈的矛盾冲突。

在拆迁工作中,其影响之大也可用得上“之最”。

这个迁移,直接影响了批发市场的经济效益,动摇了桥西区的经济支柱,甚至影响到了市里的税收。

改革开放以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中,农民副产品的流通,开始从统购统销向直销和贩运过渡。这时,进出城市的菜农和商贩急需一个经营场所。

1985年4月,桥西区工商局抓住时机,因势利导,组建了桥西蔬菜批发市场。由于适应了形势,顺应了民心,市场发展得很快,货物成交量成倍增长。

由于地处市中心,市场内人流如织、货积如山,常导致交通堵塞、秩序混乱,也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

1987年6月,市场迁往市郊旧石太铁路路基上安营扎寨。当时那里还是高洼不平、乱石遍地、杂草丛生。旁边还有一条污水渠。

由于处于城乡结合部,地理位置好、交通方便,市场建起后得以迅速发展。

十几年来,先后共投资2000万元,形成了蔬菜、果品、粮油、干鲜调料、生熟肉和水产六个行市。面积发展到三万多平方米。一排排交易货位整洁有序,沿街门楼美观大方,各种经营设施配套齐全。

1995年,内贸部信息中心统计,桥西蔬菜批发市场成交额在全国列第6位,成交量列第3位。规模已在全国同类市场中列前十位。

1997年9月,市场正在红红火火之际,接到了为建设民心河而要整体搬迁的通知。

一石击起千层浪。

当时从某些领导到商贩几乎全都想不通。一度在部分经营者中引起思想波动。

从习惯上说,绝大部分老户也在这个市场经营了十几年,建立了广泛稳定的业务关系,对市场有深厚的感情,乍一离开,真有些热土难离。他们担心新市场能不能顺利启动;能否在较短时间兴旺繁荣起来、商品能不能顺利启动;能否在较短时间内兴旺繁荣起来、商品能不能畅销,还担心丢掉多年建立的业务关系。由担心引发了思想顾虑,一些人随迁不随迁定不下来,甚至有向其它市场分流的想法。

“市场已经这么大的规模,又有这么高的知名度。为什么不保留?”

“这样一搬,蔬菜市场供应秩序不就全打乱了?”

“生了一个孩子,刚刚养大了,该挣钱了,怎么就让他夭折了?”

各种各样的问题全都浮了出来。集中到一点,就是:能否不迁?

首当其冲的是区里的领导。为官一任,要造福一方。

造福民众,首先要发展经济,培育市场。

经济是基础。

好不容易把这个市场培育起来。市场收入成为区财政的一个支柱。如果迁走,等于撤了区里的聚宝盆。

左思右想,反复权衡。

其实建市场时,他们曾受到过告诫:

“这里不宜搞大型建筑,只能搞临时建筑,简易设施。”

这条旧铁路路基,日后是一条引水入市的渠道,现在的市场正在规划的“红线”之内。

规划的“红线”,是法,是不可愈越的。要改变规划,必须经人大通过。

换个地方建公园也不现实。因为这样就要让民心河在这儿绕个大弯,要多走几公里,因此将导致场地开挖、房屋拆迁,要多花几个亿。那就更不合算。

市委、市政府领导毅然拍板:阻力再大也要拆迁!

这是一种高瞻远瞩,也是一种胆识。

1998年3月21日,引水入市工程指挥部办公室召开办公会,就西线工程的征地拆迁进行了安排布置。引水办常务副主任庞荣昌要求:征迁处要加紧工作,打好这场拆迁攻坚战,绝不能让拆迁影响工程进度。确保西线工程如期完成。

按照市政府和引水办领导的要求,征迁处积极与桥西工商分局、桥西蔬菜批发中心等有关部门密切配合。面对经营者动荡不安的情绪,共同研究了稳定措施,向经营者反复宣讲市场搬迁的意义,说服广大经营者服从大局,树立随迁的信心;同时采取了抓住骨干带动一般的策略,发挥经营老户的模范带头作用,形成一股强大的合力。

市场选址的优劣是能否顺利搬迁的基础。

市场是流通的载体,理想的场址对客商有很强的吸引力。

农副产品市场的选址也有学问:从点上看既不离市区太远,也不能建在市中心,应选在城郊结合部为宜:从线上看,铁路、公路交通要比较方便,进出市场的道路必须通畅,与城乡各零售市场构成顺畅的交通网络。

根据这些市场选址要素,桥西蔬菜批发市场的新址,选在了距市中心不足10公里,西二环与北二环的交合处,石太铁路和石太高速公路在市场北侧通过,不论从哪个方向进出市场都很方便。

市、区政府及有关部门也为桥西蔬菜批发市场的搬迁,在税收、市场收费、交通运输等多方面给予了优惠政策。

经过周密计划,妥善安排、多方协调,终于兼顾了各方利益,尽管道路曲折,但整体搬迁一次成功。

桥西蔬菜批发市场由此步入了市场兴旺发达的艳阳天。迅速形成了全市最大的农副产品集散中心。

在民心河串联的22座公园中,在批发市场原址上建起的西清公园,率先闪烁出了珠光的璀璨。

站在西清公园美丽的虹韵广场上,人们已经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省会著名的“大菜篮子”?D?D?D桥西蔬菜批发市场。

如今这里已是风光如画。华美的银杏、庄严的雪松、富有诗意的垂柳;在大面积的绿地、色调清新高雅的大理石地面的衬托下,戏水流霞、传芳湾、长虹卧波等景观更是多姿多彩,令人迷醉。

踏平坎坷成大道

引水入市、征地拆迁涉及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情况千差万别,矛盾错综复杂,出现的问题也是各式各样。

俗话说:“穷家难舍,故土难离”。尤其是城郊农民,世世代代在这里繁衍生息。如今修建民心河,实施为民造福的决策。需要他们迁离故土,离别故居祖业,泯灭部分血肉相连的记忆。这是代价,也是牺牲。

从这个意义上讲,拆迁工作始终是在坎坷中艰难挺进。

过去市郊农民,大事小事村里书记、队长说了算。现在都单干了,各家各户自有主张。遇到通情达理的还好办,碰上刁钻古怪的人,妨碍得到个人利益,那就难了。

有的人地盘并不大,一间房就十来平方米。可对个人来说,拆掉这十来平方米,就是顶天立地、生死攸关的事,所谓“破家值万贯”。

这里的一个核心问题是房产权。

房屋的产权是一种资本,有时可以换取更大的利益。

今天一旦显得如此重要,又由产权问题引发出若干矛盾。

在一切矛盾发生的地方,都是因为利益冲突。

面对着各种利益的冲突,也就有了各种面孔的变幻。

在谈到拆迁工作的艰难时,拆迁处处长刘五仁紧锁眉头,眼神流露出焦急与疲惫,他说:

我们打交道的对象五行八作,什么样的人都有。

有识大体、顾大局、朴实敦厚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机关干部,也有大字不识的山野村夫、衣冠楚楚的商界大亨、穷困潦倒破烂王、撒泼耍赖的地痞流氓。

什么样的场合也都经过。

一会儿在军部的贵宾席上,有着殿堂般的神圣。

一会儿又坐到了农家土炕上,别扭地盘着双腿,还要满脸堆笑。

搞拆迁的有个原则:不能谈崩了;也不能搞僵了。否则下步没法联系。不能联系了还怎么搞拆迁?

引水办是代表政府做工作的,关键是要让对方理解政府为民造福的意图。

这种工作必须耐心细致。一点也不能马虎。你马虎了,他可不马虎。

得去现场,去家里,一个一个地摸清情况,摸准情况。

速战速决不行。有无法满足所提要求,吵吵闹闹的;有软磨硬泡的;甚至还有动手、动刀的。

刘五仁在拆迁中就曾遭遇过刀光剑影。

这天,刘五仁真急了,匆匆往郊区振头村一街赶去。

这个村的拆迁工作到了最后的攻坚阶段。

拆迁工作刚开始时,就是刘五仁来办理的。越是近郊,拆迁征地的难度越大。

第一次拆迁动员会议在轴承设备一厂召开。参加会议的有30多户。

每户都说,我们是花了钱合理合法买的房。

每户都可拿出当初的买房收据。

这个问题确实棘手。

这是个特殊的地方。

旧明渠流经这里时,闪出个三角地带。1985年,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村委会作出决策,在这三角地带新建了40多套商品房,并且都陆续租赁出去了。从1985年建成,距现在已近十年,为村里增加了一大笔收入。他们没有想到日后会修民心河,而且又将这一溜平房牵扯进来。现在考察这一溜平房都在建筑“红”线之内,建房时也自然没有“三证”,属非法建筑。

非法建筑一律拆迁。

户主主要是些个体经营者。他们不仅住,还办起了许多家庭小作坊。

第一次沿河房屋拆迁的会议开得不成功。

而且说什么的也有。

“拆?没门儿!决不能让他们拆。”

“除非叫法院来人拿铐子把咱给铐了!”

这给拆迁处带来极大的压力。

最紧张、最困难的时候,引水办主管拆迁的副主任阎庆民也到村里督阵。

他用热情、诚恳的语言向村民们阐述了民工河工程的概况、近期建设、拆迁情况和工程的重大意义,还介绍了省会各界支持民心河建设的感人事例,对各住户进行了再动员。

郊区城建、市容管理局、市拆迁办、市引水入市工程指挥部办公室征迁处的负责同志,分别宣讲了国家有关建筑法规、拆迁法规,并就振一街临渠民宅的具体情况进行了说明,对拆迁户提出的困难和问题进行了解释和沟通。

由于区政府尽量妥善安置,引水办的同志循循善诱、具体落实,大多数拆迁户都表示理解、支持,愿意迁入新居。这个村的拆迁之路终于磕磕绊绊地走了过来。

其间最难缠的是位个体户。从河边买了房后,屋内搞了装修。

“本来按照规定,买房时花几万,赔几万就行了。他不。胡吹溜拉,说认识×××,从中央党委,直到省委书记,好象谁都认识。一照面就胡说八道。”

“他不只发表奇谈怪论,还有诡秘的行动。你只要找他谈话,他就挎着照相机,提上录音机,做出一副对抗到底的作派,按钮一揪:‘说吧’!”

面对这样的“钉子户”,拆迁处的同志不厌其烦地进行说服工作,让其理解民心河工程的意义。最后感动了这个“钉子户”。他真心诚意地说:“咱们先拆房后谈协议!”

拆迁处同志们的工作态度、工作方法,终于令拆迁户们深深折服。

振一街村长对引水办拆迁处的工作有个中肯的评价:

“工作有头有绪,主次分明。既掌握政策,坚持原则,又很注意灵活,还很懂法律。”

拆迁要为施工服务。施工的速度很快。现在,再也不能延期了。挖掘机的隆隆响声渐渐向村边逼近。仅剩十几米了。拆迁工作要赶快结束。否则,直接影响到施工进度。

然而,还剩下这最后的一个“钉子户”。

姑且称其为A

A一开始就拿出一副敌对的姿态,说:

“他妈的,你拆?谁敢拆?看我用刀子捅死他!”

当时,都曾一齐做了工作,对他说:“你必须拆!”

A眼一瞪,说:

“你要拆,我就拿刀跟你拼命!”

拼命的话说过多次了。

“必须拆”的指令也下过多次了。

今天是最后一次。

这天下午,刘五仁同村长董明歧来到A家。

A有50多岁,中等个,长得魁梧,穿着一件旧军装。原在一家工厂保卫科,因犯事蹲过几年牢,被开除了。现在没有固定职业,暂住在这个小院内。

这是最后一次动员。

也是最后一次对抗。

矛盾。抗争。动武。直到屋子里闪起刀光剑影。

刘五仁介绍当时的情况时,说:

“小院有两间房子。那天他正在吃饭。我们做拆迁工作,往往都选择在户主吃饭的时间上门造访。否则平时总难见到人。A喜好喝酒。知情者说,他没有一天不喝酒。因为每次总是吃饭时走访,所以每次谈话时,都见到他喝。和我们说话时他还拿着酒瓶。”

限期还有最后一天。

该说的话全都说了。而且是反复地说。

该解释的事也全都解释了。政策也特别透。

该考虑的问题也都考虑了。让他腾地方,他没地方,还让村里帮助协调。这本来也是超出职责范围的,没有义务帮他这样来回折腾。然而,还是做了。

现在已是下午。

再也拖延不起了。

刘五仁又向A重复了政策后,不得不作最后通牒,说:

“再给你半天时间。”

“啪”地一声,酒瓶子摔在地下,碎片四处迸飞。

这一声响,在刘五仁心里激起一团火:

“要是不拆,就强行拆除!”

A立时呲牙咧嘴,转身操起一把菜刀,拎在手中,露出一脸杀人凶相。

“谁敢动?”拎在手中的菜刀晃了晃,“敢动,老子跟你玩命!”

刘五仁自是吃了一惊。

平时早注意到此人一脸凶相,藏有杀机,半神经状态。闹不好会铤而走险。可是,现在已顾不得这些,任务一定要完成。还不能丧失人格,否则有损政府形象。

刘五仁盯着那把菜刀。既没发作,也未后退。

A的双眼通红。肚内的酒气,加上心中的火气、手中的凶器,随时都可能忘乎一切地把菜刀舞起来。

一双血红的眼和闪着寒光的刀,紧紧地逼着刘五仁。

屋内空气仿佛凝固了。

三人全都僵持在那里。

此时此刻,只有村长可以松动。

村长立时反应过来,呼吸之间,冲向前来,大声喝道:

“老A,你不要跟我耍二百五。”

那把菜刀没有动。

村长又说:

“人家这是来工作,不是来打架的。”

规劝、熄火,这是聪明之举。此时决不可激火。

继续规劝。再灭火。

“把刀放下!”

那把菜刀稍稍落了落。

村长松了一口气。

空气开始流动。那把菜刀已经落下。

村长走上前去,顺势将菜刀拿过,放在桌上。随后,缓了一下口气,幽了一默:

“在这儿玩这个,你就差多了。”

那双眼睛依然血红,但眼中的凶光显然黯然了。

村长又说:

“你的问题村里解决。”

A转过身来。给我解决?

村长加重语气,道:

“考虑到你的实际情况,免半年房租,但搬迁的事必须办。”

那对刚才还露着凶焰的眼,映出笑意,对刘五仁说:

“明天来搬,我还腾不出来,你们先把东西扔到外面去。”

这一切竟然转化得这么快。干戈化为玉帛。

半年之后,民心河水从村边潺潺流过。里而流淌着人民群众的理解和支持,也流淌着引水办的辛劳和汗水。

征地拆迁,就象一面三棱镜,拆射出七彩的光环,映照出多彩的世界。

 

 

相关信息:

 
文化视点
·文化民生让百姓生活更幸福
·市博物馆两大展览迎新春
·《三打白骨精》省会超前点映
·红枣飘香 醉美行唐
·“实践的力量”第七届中国当...
·艺术家在家门口演出老区人民...
·第七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将...
[更多]
文化场馆
·河北省博物馆
·石家庄市艺术学校简介
·河北省艺术中心
·石家庄群艺馆介绍
·石家庄市博物馆
·石家庄解放纪念碑
·石家庄市图书馆
[更多]
文化古城
正定县
    正定县,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旅游文化名城,春秋时期为鲜虞国,战国时期为中山国,汉高帝十一年时(公元198年)改名为真定府......[详细]
赵县
     赵县,历史悠久,见于史书记载,有2500多年的历史。商朝,为方国一圉之地。春秋初属鲜虞国,后归晋国,称棘蒲(今赵县城......[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