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公开  > 社会公益事业  > 扶贫攻坚领域
发布时间:2022-03-22    来源:石家庄市乡村振兴局
【字体: 】    打印
 加快脱贫地区农村产业融合发展

助力乡村振兴对策研究

 

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目标之一,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产业振兴是重点。加快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对于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帮助农民增收,打造现代农业体系,推动乡村振兴战略稳步实施具有重要意义。脱贫攻坚以来,石家庄市始终把加快农村产业融合发展作为产业扶贫的重点抓手,全市历年建设经营性产业项目1636个,形成资产25.6亿元,项目辐射全市8.16万个脱贫家庭,带动20.2万贫困人口脱贫增收。

一、我市脱贫地区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特点

经过多年建设,我市脱贫地区扶贫产业三产融合模式多样,融合态势不断加强。

(一)农业产业链延伸融合。依托太行山区绿化工程和扶贫工程,全市经济林面积发展到300万亩,高标准优质万亩基地15个,形成了中药材、食用菌、大枣、核桃、蜂蜜、红薯等一大批高附加值种养业。为摆脱管理方式粗放,经营模式单一,资源优势无法发挥最大经济效益的困局。赞皇利通商贸积极探索,进一步整合资源优势,把分散的劳力资源整合起来,在家门口建立起加工车间,通过打通线上线下销售渠道,让资源优势竞相迸发,打造形成了龙头企业带贫模式在全市积极推广。

(二)农业与其他产业交叉融合。我市“旅游+”融合发展为抓手,依托丰厚的红色文化遗产和太行山区丰富的旅游资源,全市现有A级旅游景区34处、星级农家乐203家平山县沕沕水,灵寿县漫山花溪谷、赞皇县嶂石岩等三分之二以上的旅游景区地处太行山区,与脱贫村紧密相联。特别是井陉县投资2.1亿元,长达60余公里的旅游环路,盘活了沿线26个古村落的旅游资源,辐射沿线6个乡镇档立卡脱贫人口1893户3775人,带动了全县近半数贫困人口脱贫,让农业和旅游融合发展的活力得以充分彰显。

(三)新型经营主体有力促进农业产业融合发展。全市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迅速,对单一农户的聚集效应和对市场联结效应显著增强,带动单一农户享受产业化红利,有效促进了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赞皇县以原村土布为依托,采取合作社+贫困户的产业模式,组建了原村土布合作社,借助与国际国内一线优秀设计师合作,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土布织造成高档床品和服装,年产值达1.3亿元。带动周围6个乡镇17个村在家留守贫困妇女脱贫致富,实现“能就尽就”,进一步丰富了“合作社+”这一脱贫产业的实践内涵。

二、脱贫地区农村产业融合发展面临的问题

(一)产业链延伸不足推动农村“三产融合”发展,需要加快延伸农业产业链,而延长农业产业链的关键就是农村第二产业,特别是加工业,是带动农村一产与三产发展的重要环节。但是从现实来看,我市脱贫地区农业产业链中主要还是种植和养殖业,而农产品加工业大多属于初级加工,深度加工较少且经营粗放,导致农产品附加值偏低。

(二)产业融合主体带动作用需要进一步提升。全市省级扶贫龙头企业46家,大部分为通过资产收益带动脱贫群众就业方式带动脱贫户,通过农户发展一产,企业二三产带动方式较少。部分企业生产经营规模较小,技术含量低,抵御市场风险能力较差,带动作用受市场因素制约影响较大。

(三)一产发展不足,二三产发展受限。一产在产业融合发展过程中具有基础性地位,全市4个脱贫县均地处太行山区,受地理环境影响,一产发展缓慢。通过一产高度发展带动二三产发展比较困难。导致一产和二产对接不充分,使三产发展直接受限。

(四)利益联结机制不健全,融合发展支撑不足。农村一二三产业发展模式比较单一,三产各自为政,经营主体间未形成健全的利益协调机制,导致经营主体的联系不够紧密,未达成互利共赢的利益共享协议。在产业链中农民身处弱势地位,缺少市场话语权,加上很多农民的法律意识淡薄,一旦利益分配与预期相差较远时他们可能就会毁约。经营主体间的利益联结、合同契约、内部管理也缺少完善的制度约束,或监管不到位,从而造成大量争议纠纷,不遵守合同的行为经常出现。这会削弱产业融合的动力,也制约了利益共同体的建设。

三、脱贫地区农村产业融合发展对策建议

(一)进一步延伸产业链条。加快建立产业融合发展基地,在粮食主产区和农产品精深加工方面给予重点支持和聚焦,建立第一、第二、 第三产业在融合前、融合中、融合后的密切联结机制,打造多要素、多主体、多业态、多模式汇聚参与的产业融合体系。加大农产品加工、农产品物流、农业信息服务、电商营销、乡村旅游等政策支持力度。

(二)做大做强产业融合主体。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作为农业产业融合发展中的中坚力量,要重点培育鼓励发展,以充分发挥其引领、带动作用。一是要支持培育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与家庭农场,鼓励他们转变生产方式,调整产品结构,提升产品质量,适应市场需求。二是在培育农业专业合作社的过程中不仅要注重数量、规模,还要加强经营管理能力,提升其市场竞争力,以持续增强合作社成员信心。三是要积极鼓励涉农龙头企业在农村产业融合发展中起到引领作用,支持他们兼并重组,做大做强,利用企业在技术、资金、人才方面的优势,带动其他融合主体的健康发展。

(三)大力发展第一产业。产业链延伸需要有良好的上游产业作为基础,我市脱贫地区太行山区山地资源丰富,气候条件良好,第一产业特别是特色林果业发展自然因素具备,但真正拥有地理标志以及品牌的农产品却在少数,应重视根据资源禀赋发展特色农业,结合物联网技术,采用智能灌溉、无人机智能喷药等先进技术,通过培育良种、标准化种植、精细化生产、科学管理、生产优质农产品,为延伸产业链创造良好基础。

(四)构建更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试行股份制或股份合作制,实行“保底收益 + 二次分红”的模式,或者采用“双向入股”方式,即农民用土地等要素入股企业,而企业用设备、技术入股农民,从而形成村集体、农民个人、经营主体间密切的利益联系。优化订单农业,鼓励融合主体与农户签订相关保护价合同,同时,按农产品收购量进行利润返还。引导农商相互合作,鼓励“农对接”“农超对接”,构建农产品新营销模式。另外,政府应出台相关法律法规,规范合同内容,确保利益联结主体间的合法利益得到保护。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公开 >> 社会公益事业 >> 扶贫攻坚领域
发布时间:2022-03-2216:55  来源:
 加快脱贫地区农村产业融合发展

助力乡村振兴对策研究

 

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目标之一,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产业振兴是重点。加快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对于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帮助农民增收,打造现代农业体系,推动乡村振兴战略稳步实施具有重要意义。脱贫攻坚以来,石家庄市始终把加快农村产业融合发展作为产业扶贫的重点抓手,全市历年建设经营性产业项目1636个,形成资产25.6亿元,项目辐射全市8.16万个脱贫家庭,带动20.2万贫困人口脱贫增收。

一、我市脱贫地区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特点

经过多年建设,我市脱贫地区扶贫产业三产融合模式多样,融合态势不断加强。

(一)农业产业链延伸融合。依托太行山区绿化工程和扶贫工程,全市经济林面积发展到300万亩,高标准优质万亩基地15个,形成了中药材、食用菌、大枣、核桃、蜂蜜、红薯等一大批高附加值种养业。为摆脱管理方式粗放,经营模式单一,资源优势无法发挥最大经济效益的困局。赞皇利通商贸积极探索,进一步整合资源优势,把分散的劳力资源整合起来,在家门口建立起加工车间,通过打通线上线下销售渠道,让资源优势竞相迸发,打造形成了龙头企业带贫模式在全市积极推广。

(二)农业与其他产业交叉融合。我市“旅游+”融合发展为抓手,依托丰厚的红色文化遗产和太行山区丰富的旅游资源,全市现有A级旅游景区34处、星级农家乐203家平山县沕沕水,灵寿县漫山花溪谷、赞皇县嶂石岩等三分之二以上的旅游景区地处太行山区,与脱贫村紧密相联。特别是井陉县投资2.1亿元,长达60余公里的旅游环路,盘活了沿线26个古村落的旅游资源,辐射沿线6个乡镇档立卡脱贫人口1893户3775人,带动了全县近半数贫困人口脱贫,让农业和旅游融合发展的活力得以充分彰显。

(三)新型经营主体有力促进农业产业融合发展。全市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迅速,对单一农户的聚集效应和对市场联结效应显著增强,带动单一农户享受产业化红利,有效促进了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赞皇县以原村土布为依托,采取合作社+贫困户的产业模式,组建了原村土布合作社,借助与国际国内一线优秀设计师合作,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土布织造成高档床品和服装,年产值达1.3亿元。带动周围6个乡镇17个村在家留守贫困妇女脱贫致富,实现“能就尽就”,进一步丰富了“合作社+”这一脱贫产业的实践内涵。

二、脱贫地区农村产业融合发展面临的问题

(一)产业链延伸不足推动农村“三产融合”发展,需要加快延伸农业产业链,而延长农业产业链的关键就是农村第二产业,特别是加工业,是带动农村一产与三产发展的重要环节。但是从现实来看,我市脱贫地区农业产业链中主要还是种植和养殖业,而农产品加工业大多属于初级加工,深度加工较少且经营粗放,导致农产品附加值偏低。

(二)产业融合主体带动作用需要进一步提升。全市省级扶贫龙头企业46家,大部分为通过资产收益带动脱贫群众就业方式带动脱贫户,通过农户发展一产,企业二三产带动方式较少。部分企业生产经营规模较小,技术含量低,抵御市场风险能力较差,带动作用受市场因素制约影响较大。

(三)一产发展不足,二三产发展受限。一产在产业融合发展过程中具有基础性地位,全市4个脱贫县均地处太行山区,受地理环境影响,一产发展缓慢。通过一产高度发展带动二三产发展比较困难。导致一产和二产对接不充分,使三产发展直接受限。

(四)利益联结机制不健全,融合发展支撑不足。农村一二三产业发展模式比较单一,三产各自为政,经营主体间未形成健全的利益协调机制,导致经营主体的联系不够紧密,未达成互利共赢的利益共享协议。在产业链中农民身处弱势地位,缺少市场话语权,加上很多农民的法律意识淡薄,一旦利益分配与预期相差较远时他们可能就会毁约。经营主体间的利益联结、合同契约、内部管理也缺少完善的制度约束,或监管不到位,从而造成大量争议纠纷,不遵守合同的行为经常出现。这会削弱产业融合的动力,也制约了利益共同体的建设。

三、脱贫地区农村产业融合发展对策建议

(一)进一步延伸产业链条。加快建立产业融合发展基地,在粮食主产区和农产品精深加工方面给予重点支持和聚焦,建立第一、第二、 第三产业在融合前、融合中、融合后的密切联结机制,打造多要素、多主体、多业态、多模式汇聚参与的产业融合体系。加大农产品加工、农产品物流、农业信息服务、电商营销、乡村旅游等政策支持力度。

(二)做大做强产业融合主体。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作为农业产业融合发展中的中坚力量,要重点培育鼓励发展,以充分发挥其引领、带动作用。一是要支持培育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与家庭农场,鼓励他们转变生产方式,调整产品结构,提升产品质量,适应市场需求。二是在培育农业专业合作社的过程中不仅要注重数量、规模,还要加强经营管理能力,提升其市场竞争力,以持续增强合作社成员信心。三是要积极鼓励涉农龙头企业在农村产业融合发展中起到引领作用,支持他们兼并重组,做大做强,利用企业在技术、资金、人才方面的优势,带动其他融合主体的健康发展。

(三)大力发展第一产业。产业链延伸需要有良好的上游产业作为基础,我市脱贫地区太行山区山地资源丰富,气候条件良好,第一产业特别是特色林果业发展自然因素具备,但真正拥有地理标志以及品牌的农产品却在少数,应重视根据资源禀赋发展特色农业,结合物联网技术,采用智能灌溉、无人机智能喷药等先进技术,通过培育良种、标准化种植、精细化生产、科学管理、生产优质农产品,为延伸产业链创造良好基础。

(四)构建更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试行股份制或股份合作制,实行“保底收益 + 二次分红”的模式,或者采用“双向入股”方式,即农民用土地等要素入股企业,而企业用设备、技术入股农民,从而形成村集体、农民个人、经营主体间密切的利益联系。优化订单农业,鼓励融合主体与农户签订相关保护价合同,同时,按农产品收购量进行利润返还。引导农商相互合作,鼓励“农对接”“农超对接”,构建农产品新营销模式。另外,政府应出台相关法律法规,规范合同内容,确保利益联结主体间的合法利益得到保护。

关于本网|网站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
石家庄市电子政务中心承办
冀ICP备06000020号-1 网站标识码:13010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