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要闻
政府信息公开
政务服务
政民互动
数据发布
幸福石家庄
发布时间:2019-09-18 17:17
发布时间:2019-09-18 17:17 【字体: 打印
20世纪初,是中国社会大变革的时代,石门经历了时代风云的洗礼,使石门的命运溶入中国大革命的洪流中。这时的石门,名义上仍是获鹿县的一个建制镇,但是,随着产业工人队伍的形成和壮大,工人阶级登上政治舞台,工潮风起云涌,中国共产党组织诞生后,发展很快,石家庄在政治上发挥着与一个小镇不相称的作用,逐步成为了冀中、冀西一带的政治中心,使石家庄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完成了由乡村向城市转变的进程。
第一节 工人捐款修筑大石桥
京汉路和正太路相继通车后,两条铁路从石家庄中心穿过,把石家庄分成了东西两部分。铁路没有安全实施,行人车辆穿越铁路,经常发生火车轧撞人畜的事故。铁路员工和各界代表上书法国铁路总办,要求拨款建桥,被置之不理。铁路工人气愤异常,决心自筹资金建桥。在一部分工人代表倡议下,2500多名职工,每人捐献一天的工资,做建桥费用。建桥工程由唐山人赵兰承包,1907年春季动工,秋季完工。桥身由青石砌成,桥长150米,宽10米,高7米,23孔,大桥两端各塑有两尊石狮,坚固美观,同时跨越正太、京汉两条铁路共七股线路。从此,火车从桥下畅通,行人从桥上跨越,方便了过往行人和车辆。当时,市民编了歌谣:大石桥,大石桥,工人血汗来建造,一块青石一份情,青石哪有情义高。
大石桥是石家庄历史的见证,石家庄工人阶级第一次显示了自己的力量。,从此,工人阶级登上了石家庄的历史舞台,掀开了石家庄历史发展的新纪元。
第二节 辛亥风云
1911年11月6日,积极配合武昌起义的清军第六镇统制吴禄贞在石家庄火车站惨遭杀害,用鲜血为石家庄的历史书写了光辉的一页。
吴禄贞,字绶卿,湖北省云梦县人。1895年父亲病逝,家道衰落,吴禄贞弃学入湖北工程营当兵,不久考入湖北武备学堂,1899年被选送日本士官学校留学,结交了许多民主志士,加入了孙中山领导的兴中会。1900年,国内爆发义和团运动,孙中山在日本镰仓召开会议,决定在珠江和长江流域发动起义。吴禄贞回国与唐才常组织了"自立军"起义,因走漏风声,遭到清军血腥镇压,吴禄贞脱险,逃往日本复学,1901年冬毕业。
1904年,吴禄贞由士官学校同学良弼推荐,到北京清政府练兵处任职。袁世凯小站练兵,建成北洋六镇。1910年革命党人贿赂庆亲王, 吴禄贞谋得第六镇统制职位。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清政府派陆军大臣荫昌前往镇压,并抽调第六镇十一协南下。吴禄贞欲和义军接触,请求随军前往。清政府对他早有戒心,令其回保定待命。这时,二十镇统制张绍曾在滦洲兵谏,向清政府提出20条政纲,迫其停战,实行立宪。清政府内外交困,便派和张绍曾有同学之谊的吴禄贞为宣抚使,去滦洲平息动乱。吴禄贞乘机鼓动张绍曾进军丰台,第六镇由保定进副长辛店,夹击北京,策应武昌起义,推翻清政府。因张绍曾犹豫不决,这一计划未能实行。
1911年10月20日,山西革命军击毙巡抚,宣布独立,推举阎锡山为都督。清政府急令驻保定的第六镇二十协协统吴鸿昌率军进驻石家庄,进军太原,镇压革命军。吴禄贞在滦洲接到消息,为阻止与山西民军开火,派革命党人何遂急赴保定任十二协参谋。吴禄贞与张绍曾商议,联合山西军民,南北夹击,推翻清政府。11月1日吴禄贞匆匆赶到石家庄,即派副官周维桢到山西会见阎锡山,商谈共同举事。
11月4日清政府突然任命吴禄贞为山西巡抚,意欲用高官笼络他,与山西义军残杀。当天上午,有一列由北京开往湖北前线的军列开进石家庄站,被吴禄贞扣留,并奏请停战。下午一时,吴禄贞赶到娘子关与阎锡山谈判,议定组织燕晋联军,推举吴禄贞为燕晋联军大都督,阎锡山、张绍曾为副都督,11月7日凌晨举行起义。
11月6日夜,吴禄贞在石家庄车站东的电报局楼上,召开军官会,部署起义。会后回到设在正太车站的行辕。
此时,清政府正密谋暗害吴禄贞,用2万元赏金收买了第六镇骑兵营长兼警卫队长马蕙田。7日凌晨一点钟,吴禄贞和参谋长张世膺、副官周维桢还在紧张工作。马蕙田带人闯进,口称:"大人高升,向大人贺喜!"随着拔出手枪射击,吴禄贞、张世膺、和周维桢遇难。办公桌上展放着张绍曾来电:"我军整装待发,请与山西义军前来会师。"吴禄贞复电:"愿率燕晋子弟一万八千人以从。"墨迹未干。石家庄大乱,一夜枪声不断。协统吴鸿昌封锁了通往车站的大石桥。已赶到石家庄的山西义军先头部队只得撤回山西。1912年1月1日,以孙中山为首的临时国民政府成立,下令吴禄贞以陆军大将军例赐恤,追赠张世膺为陆军少校衔,周维桢为陆军大都尉衔。1913年11月7日,在吴祯贞三烈士遇难两周年之际,在烈士牺牲的正太车站北边修建了吴公祠和陵园,将吴禄贞的遗体由娘子关迁葬于此,张世膺和周维桢的遗体安葬在吴禄贞墓的两侧。举行葬礼时,石家庄群众万余人自动前来参加。孙中山特派专使来石家庄祭悼。
第三节 风起云涌闹工潮
作为新的生产力代表,产业工人登上了政治舞台,是石家庄步入20世纪的重大事件。早在1920年,石家庄的工人就和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建立了联系,开始接受五四运动和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石家庄便成了党组织开展工人运动的重点地区,许多重要干部和工运领袖,先后在石家庄工人中开展活动。石家庄的工人运动,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溶入了全国工人运动大潮中,涌现出了一批先进分子和英雄人物。
一、正太风暴
石家庄的工人运动起源于铁路。早在1920年上半年至1921年,李大钊在北京组织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就派罗章龙、邓仲夏、张国涛等来石家庄,在铁路工人中进行宣传演讲,并通过火车将传单发送到铁路工人中。经过宣传教育,发展了正太总机厂工人孙鹏等一批知识分子。1921年5月孙云鹏代表石家庄铁路工人出席了长辛店工人俱乐部成立大会。
随着工人觉悟的提高,在京汉铁路工人运动的影响下,石家庄铁路工人成立工会组织的时机成熟了。在长辛店工人俱乐部的影响下,孙云鹏等积极分子串联工人,也准备成立工人俱乐部。这时,香港海员为反抗英国资本家的压迫,与1922年1月举行了大罢工。消息传来,孙云鹏、施恒清等组织正太总机厂工人成立了"香港海员罢工后援会",举行集会,以捐款、发声援电等形式,援助香港海员罢工。这是石家庄工人阶级走向反对帝国主义斗争的发端。这一事件使工人们感受到了组织起来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1922年2月间,正太总机厂工会组织成立,开始名为工人联合会,后来改为"工界联合会",最后向当局立案时定名为"工业研究会"。12日在石家庄同东戏院召开"工界联合会"成立大会。"工业研究会"被工头把持,为此,孙云鹏四次到北京找党组织,要求派人来石家庄领导工人运动。七、八月间,李大钊派张昆弟来石家庄,发动工人,成立了同义俱乐部,因警察局不予立案,改名为石家庄正太铁路工业研究会传习所。10月8日在同乐戏院召开成立大会,500多名会员把戏院挤得满满的。12月初,根据全国铁路总工会筹备委员会的要求,传习所改为石家庄正太铁路总工会,下设石家庄、阳泉、太原三个分工会。
正太铁路总工会的成立,掀开了石家庄工人运动崭新的一页,在全国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的推动下,于12月15日,举行了正太铁路大罢工,向法国资本家提出了九项条件,发布了罢工宣言,组织了纠察队,规定了罢工纪律。北洋政府、军阀吴佩孚、山西督军阎锡山、直隶督军曹琨、直隶省长王承斌纷纷打电报,威胁利诱,罢工工人不为所动。王承斌派出保安队,曹琨派了一个团的兵力,企图用武力胁迫工人复工。铁路工人坚持斗争,又提出了五项补充条件,政治上要求承认正太铁路总工会有代表全路工友之权。罢工得到了石家庄工、商、农、学各界的支持,全国各地工人也给予声援。罢工坚持了12天,正太铁路局被迫答应了14项条件,罢工取得了胜利。
1923年京汉铁路工人举行了"二七"大罢工,在石家庄地区,以正定车站为中心,1400多名铁路工人参加了罢工,石家庄电灯公司的工人也参加了铁路大罢工。正太铁路工会组织工人,于2月7日中午,举行声援罢工,提出罢工口号:罢工纯为援助京汉工友,不答应京汉工友条件,决不复工。罢工坚持到10日,京汉路复工后才结束。
声援"二七"罢工,表明石家庄工人运动已和全国工人运动溶为一体。之后,虽然工人运动处于低潮,正太铁路总工会几次查封,但是,工人仍然用各种方式坚持斗争。"二七"复工后,开展了反对开除罢工工人和工会委员的斗争;5月1日,用小罢工的形式,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5月7日是袁世凯对日签定21条的国耻纪念日,3000多名工人在正太饭店广场集体会,游行示威,冲破了反运当局"二七"后不准集会游行的禁令;开展了"二七"失业工人要求复工的斗争;这年8月,为了反对法国资本家解雇工人,车房全体工人集体辞差,迫使资本家取消了解雇工人的决定。1925年"五卅"运动中,虽然正太铁路总工会两次被查封,工人运动处于低潮,仍用各种方式开展了声援斗争,成立了"对英雪耻会"、"沪案后援会",发动工人募捐,又联合石家庄商会、学界,于6月16日在大石桥广场召开了3000多人参加的石家庄各界沪案后援会成立大会。这年8月傅茂公(彭真)来石,领导石家庄工人运动。正太总机厂工人开展了夺回工人自己到山西买米权的斗争。在第三次被查封后,于1925年11月恢复了正太铁路总工会,并成立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石家庄分工会。1925年9月24日奉系军阀秘密杀害了正太铁路总工会秘书、19岁的共产党员高克谦。1926年1月17日,正太铁路总工会和京汉铁路总工会石家庄分会发起组织,在石家庄车站广场召开了高克谦追悼大会,1.2万人参加了大会,大会做出两项决议:捐款为高克谦烈士铸铜像,建坟墓;要求石家庄警备司令严惩工贼。追悼大会前,工人敢死队抓获了三名工贼,送交警备司令部。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
对石家庄铁路工人的斗争,1926年2月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第三次全国铁路工人代表大会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正太铁路工会以石家庄为主脑,从第二次代表大会到反奉战争起时,该路工会虽受奉系军阀高压,没公开恢复,但该会很努力活动。曾包围过石门警察厅,以群众的力量保释出该会领袖孙云鹏。在'五卅'惨案运动中,并领导石家庄、正定各界游行、捐款、抵制英、日货,作过很剧烈的反帝国主义、反军阀运动"……。
"工贼铲除后,该会即派宣传队协助大兴纱厂工友组织工会。……此外民主石家庄举行的高君克谦追悼会,国民大会,工农联欢会……该会均处于领导地位。"(1926年出版的《铁路年鉴》)
二、大兴纱厂工人的斗争
1925年冬,随着正太、京汉铁路工人运动的蓬勃发展,特别是高克谦追悼会,极大地鼓舞了石家庄其他产业工人,特别是大兴纱厂工人。在共产党员傅茂公、王光裕的领导、组织下,1926年1月31日,召开大会宣告成立大兴纱厂工会,选举了领导成员,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游行。工会成立后,执行委员会提出了不准资本家打骂工人和要求改善待遇等16项条件。厂方对16项条件迟迟不予答复,而且借晋系军阀占领石家庄之机,勾结晋军,收买打手,杀害工会积极分子。工会宣布罢工,坚持了20多天,最后被晋系军阀镇压下去了。工人代表、积极分子、纠察队员300多人被开除。从此,石家庄工人运动转入低潮。
1928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国民党的势力伸展到了华北,因最初北方的国民党组织是共产党帮助建立的,所以,共产党的影响在一些国民党组织中仍然存在。这一年徐应彦到石家庄建立国民党石门市党部指导委员会,即着手整顿工会组织。他首先依靠大兴纱厂失业工人、赤色工会副总代表李文玉恢复了大兴工会,又整顿恢复了正太铁路、京汉铁路工会组织,建立了石门市总工会筹备委员会,施恒清等共产党员打入了工会组织。1929年1月1日组织了全市集会游行,接着,发动了第二次工潮。在1月10日夜11时,大兴纱厂工会向资本家提出改善工人生活的10条要求。大兴经理徐松滋惊恐万分,急派人报告了"正定区剿匪司令部",又向汉口董事会做了报告,汉口董事会向国民党中央党部和河北省军政当局通电告急。工人们顶住了驻军、河北省党部、河北省政府、石门市公安局的威胁和压力,坚持斗争,迫使资方答应了工会的9项条件,于1月29日达成协议。斗争结束后,国民党河北省党部撤销了徐应彦的职务,解散了石家庄的工会。之后,大兴纱厂工人又于1933年兴起了第三次工潮,要求发放年终双薪,举行了历时一个月的罢工斗争。
三、煤矿风云
1927年秋天,井陉煤矿和正丰煤矿先后建立了工会组织和纠察队。这时,井陉煤矿资本家借口交通断绝,大量裁减工人,拖欠工资。1928年初,中共井陉县委组织工会,发动了罢工,提出了九项条件,经过三天三夜的激烈斗争,迫使德国资本家答应了条件。正丰煤矿也举行了罢工斗争。开始,工人代表向德国资本家提出给工人发煤的要求,资本家克里喀不仅不答应,还要动手打工人代表。工会立即发动工人怠工,再次提出给工人发煤和增加工资的要求。克里喀只答应每月给工人发200斤煤。这时,井陉煤矿罢工取得胜利,鼓舞了正丰煤矿工人,由怠工转为罢工,工会提出了增加工资,请假不扣工资和12项条件,迫使资本家答应了其中的主要5条。在工运处于低潮时,井陉煤矿和正丰煤矿的罢工取得了胜利,为以后的工人运动打下了基础。
"九一八"事变后,随着抗日民主运动新高潮的到来,1932年建立了中共井陉矿特区委员会,两矿党员发展到60多人,随着党组织的发展,工人反对资本家剥削的斗争,也高涨起来。1932年12月,井陉煤矿工人为争取花红,派代表与总局交涉,取得了胜利。1933年初,正丰煤矿工人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展开了索薪斗争。"九一八"事变后,正丰煤矿资本家以爆发战争、煤的销路不畅为借口,一是大批裁减工人,二是让外工少上工,三是每日扣发一半工资。到1933年初,已累欠工人6个多月的工资。党组织发动工人罢工,提出了8项条件。2000多工人包围了办公大楼,资方用黄色工会欺骗,用武力威胁,工人们不屈为挠,坚持了三天三夜,迫使资本家立即发了三个月的工资,罢工取得了胜利。
第四节 石门的抗日爱国民主运动
早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石家庄正太铁路职员发起成立了正太铁路同人救国会,于1931年9月29日举行成立大会,通过了救国会章程,选出执行委员30人。当时,国民党采取不抵抗政策,只有马占山部孤军奋战,为了慰劳东北抗日将士,救国会发了慰问电,发起了募捐,向该部捐款1000元。1932年1月28日,十九路军在上海奋起抗战,2月10日,救国会又发起募捐,向十九路军捐款1000元。
随着形势的发展,石家庄的工人群众抗日救国热情日益高涨,为了团结广大的工人群众,正太铁路同人救国会于1932年5月17日决定改组扩大,8月12日召开大会,将正太铁路同人救国会改为正太铁路员工救国会,8月19日选举了执行委员和研究委员。
1933年1月,日本侵略军进犯华北,华北驻军抵抗日军,在榆头与日本血战。1月11日,正太铁路员工救国会做出募捐、慰问、宣传等5条决定,全路员工2830多人踊跃捐款,立即汇往抗战部队,并两次派人携带慰问品前往医院慰问伤员。救国会还组织了救国10人团、宣传队,在车站、街道和周围村庄宣传抗日救国,并对铁路员工进行军事训练。针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救国会多次致电南京政府、北平军事委员会,呼吁"停止内战,一致御侮"。
1935年12月9日以后,以石家庄平汉扶轮学校、正太扶轮学校、正太铁路职工学校教职员工和学生为主体,投入了"一二九"学生运动,石家庄抗日爱国民主运动出现了新的高潮。
"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的消息传到石家庄平汉铁路扶轮学校后,激起广大师生的爱国热情。先由学生会主席王桂田根据地下党指示,带领几名学生,将宣传品绑在石头和砖瓦块上,投进石门中学院里,第二天,石门中学院里抗日救国的标语传单随风飘扬。"投石宣传"后一天,在共产党员、教师朱效成、周家华的组织带领下,联合正太扶轮学校、正太铁路职工学校的教职员工和学生近千人举行了游行示威。游行大队冒着严寒,沿着全市各条大街,一路高唱《义勇军进行曲》等抗日救亡歌曲,高呼抗日口号,一直到天黑。第二天,全市又举行了有工人、学生、教员、市民约四五千人参加的示威游行,标语贴满了大街小巷,传单撒遍了学校、工厂、商店。
抗日救国运动,使石家庄的工人运动、学生运动和妇女运动结合起来,形成了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中共石门市委领导下,整顿了正太铁路员工救国会,并由共产党员朱琏组织了石门市妇女救国会,由共产党员陶鲁笳组织了石门市青年救国会,还建立了工人救国会、商界救国会,成立了全市抗日救国领导机构--石门各界慰劳前方将士后援会。1936年绥东抗战后,正太工人每人捐献一日工资,社会各界又捐献1000元,派马次青率慰问团赴绥远,慰问绥远抗日将士,绥远省主席傅作义复电致谢。还在全市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宣传热潮。由工人、学生、商人、知识分子组成了庞大的宣传队伍,组织了歌咏队、话剧团,主办了《北风》、《北光》、《大家来唱》等报纸杂志,展开了多种形式的宣传活动。在正太铁路扶轮学校任音乐教员的赵子岳负责歌咏队,经常带歌咏队到工人、农村、学校、车站、部队、街道去演唱,还经常到工人、学生、市民中教唱抗日歌曲。当时,《松花江上》、《大刀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等抗日歌曲在群众中很是普及。
第五节 中国共产党组织的发展和壮大
随着石家庄现代化工业的兴起和发起,产业工人逐步壮大,马克思主义在工人中传播,马克思主义和工人运动相结合,为中国共产党组织在石家庄的产生和发展奠定了基础,也为石家庄成为冀西、冀南中心的地位奠定了基础。
一、石家庄第一名中共党员和第一个党小组
早在1920年,中国共产党的先驱者就在石家庄传播马克思主义。1920年下半年至1921年上半年,李大钊就派遣邓中夏、张国焘等人,先后几次来石家庄,向工人宣传马克思主义和俄国十月革命。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诞生后,以李大钊为首的中共北京区委又先后派罗章龙、张昆弟等人,来石家庄开辟工作,发展工运。石家庄的工人阶级逐步对共产党有了明确的认识,共产党开始在工人中扎下了根。1921年冬,孙云鹏由罗章龙介绍,在北京大学西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石家庄工人中的第一个共产党员。接着,施恒清在1922年11月,由孙云鹏介绍,成为石家庄工人中的第二名共产党员。到1923年,石家庄工人中的共产党员已有9名,占全国中共党员总数的1.6%(据《河北省石家庄市组织史资料》),并正式成立了第一个党小组,孙云鹏任党小组长。这年6月,孙云鹏作为正太铁路党员代表,到广州参加了中共"三大",在会上做了关于"二七"被捕工人救济情况的报告。
二、中共石家庄特支
1924年7月9日,由于张国焘被捕供认,孙云鹏在石家庄被捕,石家庄工人运动和党组织的活动暂时转入低潮。劳动组合书记部派袁子贞来石家庄,领导工人运动和党组织的工作。11月5日,经党组织营救,孙云鹏获释,和袁子贞一起,恢复工会。1925年3月,奉系军阀占领石家庄,工会被封,孙云鹏再次被捕,袁子贞组织600多人包围了石家庄警察厅,救出了孙云鹏。孙云鹏被党组织调离石家庄。石家庄党组织并未被白色恐怖吓倒。随着"五卅"运动的爆发,在全国掀起第一次大革命高潮。石家庄党组织积极组织工人,投入"五卅"运动。根据石家庄有一定现代化工业基础、地理位置重要的特点,上级党组织加强对石家庄的领导,于1925年8月,派傅茂公(彭真)来石家庄,任正太铁路工会秘书,兼管党的工作。
1926年1月,李大钊领导的中共北方区委派王光宇(王斐然)到石家庄。组织部长陈乔年指示王光宇到石家庄后,和傅茂公一起,建立中共石家庄特别支部委员会。特支建立后,王光宇任书记,积极在铁路、工厂秘密发展党员,壮大队伍。同时,利用冯玉祥部同情革命、支持工人运动的有利条件,公开恢复正太铁路总工会工作,建立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石家庄分工会、大兴纱厂工会,领导工会开展斗争。成立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石家庄特支。中共石家庄特支还和正定党、团组织建立了联系,并指导工作。
1926年5月,阎锡山的晋军进驻石家庄,取缔工会,通辑党组织负责人,特支领导成员相继离石。下半年,中共北方区委又派张浩古来石家庄领导特支工作。特支贯彻中央"党到农民中去","在农村建立党组织"和方针,先后在花园村、孙村、高柱等发展党员20多名,建立了中共花园村支部,开展农民运动。据中共北方区委《1927年北方区各地支部及党员数量统计表》,到1927年2月,石家庄已有党员31人。
蒋介石发运"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奉系军阀杀害了李大钊,中共北方区委遭到破坏,中共石家庄特支一时失去了上级党组织的领导。
三、中共石家庄市委和中心市委
1927年5月,中共中央决定建立顺直省委。6月,省委派员巡视了石家庄,之后决定将石家庄特支改为中共石家庄市委员会。1928年9月,石家庄市委正式组建,正太机器厂工人党员陈梅生任书记,邢克让(邢予宏)任组织部长。市委成立后,加紧发展党员,工作重点仍然放在领导和组织工人运动上。为扩大政治影响,1928年11月,利用纪念广场暴动一周年之机,组织了公开宣传活动,分六路散发了《告市民书》、《告工人书》、《告农民书》。传单遍及市区和附近村庄,引起了当局恐慌,当晚12点宣布戒严,次日报纸登载消息,"石家庄有三千共产党员"活动。这次活动也暴露了组织,多人被捕,邢克让等人遭到通辑,石家庄市委遭到了很大破坏。
1929年2月,顺直省委适应形势发展需要,设置了7个中心地方组织,将井陉、晋县、深泽、饶阳、正定、元氏、安平、藁城、赞皇、赵县等11个县的党组织划归中共石家庄市委领导。至此,石家庄在冀西、冀中的政治中心地位已经确立。1930年,省委建立了中共石门中心市委,领导周围14个县党组织。1931年,中共河北省委将石门中心市委改为中共河北省直中特别区委员会(直中特委)。期间,特委组织领导了慈峪暴动、正丰煤矿和井陉煤矿罢工、大兴纱厂罢工、五县农民联合暴动、恢复铁路工会等活动。1933年、1934年,直中特委两次遭到破坏,工作处于停止状态。
1935年9月,中共党员、朝鲜人刘汉平受组织审查,经人介绍,从北平到石家庄教日语谋生,在进步青年中发展党员。先为失掉组织关系的平汉铁路扶轮学校教员朱效成、周家华等人接上关系,建立了党小组,领导了声援"12.9"运动的大游行。又发展了陶希晋、马次青、朱琏等7人入党。河北省委派人审查了刘汉平发展的党员,承认他们的党籍,并以此为基础,建立了中共石家庄市工作委员会,隶属省委领导。1936年3月,省委又将工委改为中共石家庄市委员会。市委委员陶希晋的妻子朱琏辞去了正太铁路医院医生职务,在西横街爱华里1号开设了朱琏诊所,作为市委的工作机关。这期间,市委根据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组织了工人、青年、妇女、商人等各界抗日救国组织,成立了各种宣传团体,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救国宣传活动,创办了公开发行的《正言报》、《北风》、《北光》等报刊。到1937年9月市委撤离石家庄,石家庄市区的党员,由1936年市委成立的7名,增加到70余名,建立了6个支部。
关于本站|网站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版权所有
石家庄市电子政务中心承办
网站标识码:1301000003
冀ICP备20013865号 冀公网安备 13010202001704号